reed是倒过来的deer

【全职高手/韩张】我的绑定奶 (06~10)

节操堆放处_新杰是我的我的我的:

剑三背景,更新缓慢


恶人双修丐老韩×浩气四修花新杰


神经病画风,接受不能务必慎入


ooc ooc ooc


【从这章开始画风在蛇精病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现在撤离还来得及,现在撤离还来得及,现在撤离还来得及


有一部分双花,不适慎入】


06、


        心塞归心塞,但韩文清是谁?


        一旦认定了什么那可是十头牛——不,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怎么会因为小小的阵营隔阂而退缩?


        思前想后他戳了戳老对头君莫笑。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如果我想绑定一个浩气花奶应该怎么搞?


        [君莫笑]悄悄地说:我靠你谁?盗号的?#鄙视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想死吗,扬州门口插旗


        [君莫笑]悄悄地说:好了我相信你不是盗号的了


        [君莫笑]悄悄地说:看上哪个了我让大眼儿给你送货上门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上次驱虎那个奶花


       [君莫笑]悄悄地说:好说,id拿来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望山云雾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大号石不转……


        [君莫笑]悄悄地说:……我靠,老韩你口味挺别致,人浩气指挥我可使唤不动啊#吓


        [君莫笑]悄悄地说:也不是没办法,你死缠烂打一下说不定人就答应了?


        敲出这行字的时候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老韩和死缠烂打这个词……画风实在不太对啊……


        叶修便是没有想到,韩文清会用另一种和他画风无缝贴合的方式实践“死缠烂打”这个提议。


07、


        张新杰最近很苦恼。


        上次打本碰到的求绑定未遂的恶人丐帮好像盯上了自己,不管是大号石不转还是小号望山云雾,跑商必然被劫镖,JJC必然被集火,战场必然被守尸。


        何必呢……


        顶着血皮一路旋转跳跃蹑云太阴迎风回浪被追着敦了大半个地图终于成功交了任务的张新杰双手离开键盘,看着血槽最后那一丝血瞬间清零。


        [石不转]:我 在 洛道 被 大漠孤烟 残忍地杀害了。


        花哥躺在地上,冷眼看着敦死自己的丐帮瞬间被周围的浩气群众干翻,第一百零一次发出感叹——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何必呢……


        [大漠孤烟]悄悄地说:当我绑定奶就不打你


        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你高兴就好。


        然后原地起,神行。


08、


        今天战场云湖天池。


        看见对面队伍的时候张新杰叹了口气。


        大漠孤烟。


        “一会儿我拖住对面丐帮,你们速度刷分。”


        队友傻眼。


        啥,你拖住丐帮?


        张新杰笑而不语。


        果然,刚开场对面的丐帮就扑了过来,张新杰遛了他两分钟,双手离开键盘。


        在复活点起来的时候,果然面前落下个红名,对着自己就开始1234。


        又被摁死在复活点之后张新杰索性躺着不起来了,就这么在当前和红名聊了起来。


        [石不转]说:何必呢?


        对面显然已经习惯了他这句开场白,秒回。


        [大漠孤烟]说:你当不当我绑定奶?


        [石不转]说:我是浩气。


        [石不转]说:浩气。


        [大漠孤烟]说:那你起来,继续打#发怒


        ……脑子有坑的才起来给你送人头分。


        花哥躺在地上继续扣字。


        [石不转]说:其实说实话,你挺好的。


        [石不转]说:那天打本听你指挥。


        [石不转]说:虽然有点凶,但是很负责任。


        [石不转]说:如果我不是浩气指挥,肯定答应你了。


        老韩的心颤了颤,刚要打字——


        “我靠帮主你在干什么啊!耗子都刷到八十多分了还能不能打了啊!”


        韩文清也不是傻子,稍微想想就明白了,大怒。


        你悄悄地对[石不转]说:你故意拖着我的?#发怒


        [石不转]悄悄地说:嗯#欣喜


        ……欣喜你大爷,心真脏。


0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你简直丧心病狂!”张佳乐拍着桌子狂笑,引来一片注视,然后被坐在旁边的孙哲平照着后脑勺啪地一巴掌。


       收回手,孙哲平用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粥: “不是我说,你这不是死缠烂打,是往死里打,那奶花没开你帮战都算脾气好的了。”


        ……是吗?


        老韩咬着包子想。


        “我跟你说啊老韩,你这样,包个朝圣言歌舞团一会儿排成s一会儿排成b……呸、排个爱心炸一下,再拿橙子从恶人谷炸到浩气盟……”


        “打住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泡情缘不是在求绑定啊?”


        被打断了话头的张佳乐显然很不爽,用力一拍桌子结果把桌上的豆浆打翻了,一边手忙脚乱收拾一边教育老韩:“绑定奶跟情缘有区别吗?啊?”


        ……我竟无言以对。


        把满桌狼藉收拾干净,张佳乐托着下巴想了会儿,神秘兮兮地朝老韩勾了勾手指:“来乐爷给你支个招。”


        韩文清将信将疑地看他一眼,又移开目光看了眼边上正在啃煎饼的孙哲平,得到一个“没事爷不吃醋”的眼神之后才凑过去些。


        “我跟你说啊你这样……”张佳乐balabala地说了一大通,韩文清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你靠谱吗?”


        “靠谱,我就是这么勾搭到这个人的。”大力拍了拍边上孙哲平的背,张佳乐竖起拇指,一咧嘴露出白牙。


        孙哲平被拍得差点把粥喷出来,咳了两声看着张佳乐意味深长的眼神只好附和道:“……是啊是啊。”


        于是他也获得了[韩文清看傻逼一样的眼神]×1


        “那不还是找情缘吗……”老韩嚼着包子,想来想去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10、


        今天跑商劫道的终于换人了,被同一个丐帮追着打了半个多月实在是有点没新意。


        张新杰身上挂着化血镖看着那个从天而降的唐门心想。


        然后唐门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傻极了。


        驱掉化血的debuff,跨过唐门躺在地上的尸体,张新杰上马继续往前跑。


        没过一会儿那个唐门又追了上来,这回没摔死,还在他背后隐身读了一发追命。


        这年头的恶人都兴盯着一个人揍?


        随手转了视角看了看自己的花哥,虽然没怎么认真捏脸,但也没丑得不堪入目吧,这么拉仇恨实在不科学。


       这个版本鲸鱼伤害着实不太够看,况且那还是个直升号,一身乱七八糟的PVP装还随便搭了几件pve散件,就算是隐身追命也没打掉多少血,百思不得其解的张新杰随手给自己挂了个春泥又上了个毫针,反身太阴转身蹑云一下子跑出去老远。


        那鲸鱼不依不饶也跟着追上来,挂完化血挂穿心,还没完没了裂石。


        不作不死你怎么就不懂呢?


        张新杰叹了口气,把手放上了键盘。


        这时,海鳗红名提醒的叮叮声突然响了起来。


        大漠孤烟。


       就在张新杰以为又要被敦过半张地图的时候,那个丐帮冲上去开了唐门的仇杀,紧接着一个亢龙就拍了过去。


        [大漠孤烟]说:[石不转]的人头是我的


=====================


lo主修文速度特别慢,修的时候经常要大改,目前修完的两章存稿都扔出来了,剩下的……等我慢慢修吧,大概三四天更一次,有大改的话可能更慢( p_q)

靴下猫腰子:

叶蓝随笔2

 

蓝河知道不是他

他们都不知道他去哪了

叶蓝 • 兴欣工会管理人员招聘考试

色情男主播经纪人千机伞:

*梗改自银魂,因为看的时间太久了我也忘了是哪一话...有妹子愿意告诉我的话感激不尽
*大眼粉信我这真不是黑...



Ready?
Go!


今天是兴欣工会管理人员招聘考试的日子,蓝河披着绝色的小号义无反顾地来参加考试。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一定要通过考试杀进敌人内部窃取机密为蓝溪阁做出伟大的贡献!
蓝河握拳,仿佛能看见内心燃起的熊熊火焰。

不过话说回来,人好像还挺多的啊...
蓝河四下张望,不过没看几下,叶修就走了进来。

"啧,各位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啊,来来来考试开始了啊。首先,作为一个优秀的兴欣人,我们要有足够的文化水平,所以,第一题,考拼音。"叶修大手一挥,然后蓝河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就显示出了一道题。

( ) ( ) ( )
. 黄 少 天

我勒个擦这是什么鬼题目啊!黄少的名字有什么难拼的这压根不能体现出文化水平好吗!等等,难不成其中有阴谋?可这丫黄少天三个字有什么鬼阴谋啊!这题目到底谁出的为什么这么变态,兴欣的人是脑子有坑吗!

纠结了许久的蓝河最终在叶修宣布还有三秒结束答题时还是填上了Huang Shao Tian。

"啧,这题比较简单,差不多是送分的,答案是Hua Lao(话痨),当然如果你填Xing Xin De Shou Xia Bai Jiang(兴欣的手下败将)或者He Shang Miao Zhu Chi(和尚庙住持)之类的我也给对了。应该没人错吧?"

槽槽槽兴欣果然脑子有坑啊这答案是什么鬼侮辱黄少算什么啊叶修你给我等着!还有这扭曲的答案有人会对吗!
蓝河正在心中不停的咆哮,就听见边上人们"啊我对了!""我也对了!"的欢呼此起彼伏。

...

一道题不能说明什么!对了,我这是为了捍卫黄少的尊严才答错的!一定是这样!没关系的蓝河,你还有机会!


"呵呵,大家别太高兴了啊,那么下一题。"

然后,蓝河看见电脑屏幕上换了一道题。

微草的职业选手率领八百中草堂的玩家和一千四百霸气雄图的玩家打仗,场面飞沙走石,杀声震天,处处伏尸,血流成河,打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停止,请问,

王杰希有几只眼睛?


这什么鬼啊!!!王杰希当然有两只眼睛了!!这不是废话吗!!

"这题有点难啊,给大家一个小时的时间。"叶修懒懒散散的声音传来。

难?难道说因为杰希大神大小眼所以小的那个不算眼睛?这是什么鬼逻辑啊!不,再联想一下之前的情景,难道说,微草和霸图打仗时杰希大神受伤了一只眼睛被戳瞎了?根据题目完全得不出这个推论好吗!
不过仔细再看一遍题目,中草堂人数远远少于霸气雄图,不过他们有职业选手助阵,是说职业选手冲锋在前鼓舞士气的可能性很大吗?
不,再等等...对啊,中草堂和霸气雄图不是工会吗?!在荣耀里打仗为什么操纵者的眼睛会瞎啊!那么果然还是二吗?
嗯?仔细的看一遍题目,连续打了三天三夜?难道说是因为对着电脑屏幕太久所以瞎了?那么答案是零?似乎也有可能,啊啊啊啊不管了这什么破题啦真的好难!!


"时间到了,那么公布答案。"

"答案是两只眼睛。"

两只眼睛你问个屁啊这有什么难的!!!蓝河看着改来改去最后写了零的答卷表示他只想抬起电脑砸到叶修的头上。


"好了,那么下一题。"
叶修敲了敲桌子,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张画。画里是一个口吐鲜血气息奄奄的少年躺在地上,一手拿着一张照片,似乎在对另一个趴在他边上痛哭的少年说着什么,脸上带着解脱般的微笑。
"看图写话,大家只要写这两个人间的对话就行了,这题考大家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再给个小提示,画里那个快死了的男的手里拿着的照片是王杰希的。"

卧槽叶修你是和杰希大神杠上了吗?!不过不管怎么说到现在为止总算有了道靠谱点的题目。那么运用我这二十年来所有听过的看过的小说电影电视剧,还有前几题总结出来的兴欣出题的尿性,这个场景应该是...

"一...一帆,对不...起,我,我,咳,我撑不住了。这个人...你,你要记住,等战争结束...结束后,你一定...咳,咳咳,咳!"高英杰突然开始剧烈的咳嗽,声声带血。
"不,英杰,你别说了!你都吐血了!我不要你死!不要!"乔一帆痛苦地摇头,泪水顺着脸庞滑下,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晶莹。
好不容易,高英杰的咳嗽止住了。
"不,你,你听我说...你,你一定要,要找到他,他...他叫王...王杰希,是我们的...我们的亲生,亲生父亲!"
"不!我不要什么父亲!他都不要我们了!我只要你!英杰,我只要你!你答应过我,会陪我去夕阳下奔跑,度过那无悔的青春的,英杰,我要你,我只要你..."乔一帆趴在高英杰的身上泣不成声。
然而,高英杰并没有回答,他也不可能再回答了...

蓝河写完后又读了两遍,觉得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比他高考作文写的都好。

"好,时间到。那么公布答案。"
"你看,王杰希是大小眼哦!"
"哈哈哈哈,真的是诶!"

...
...
...
叶修我¥?#%*€^\|.!!!!这是什么鬼答案啊!!!!!

"呜呜呜,虽然你的答案错了但是真的好感人啊!"坐在蓝河边上的考生看完了蓝河的答案泪眼婆娑,哽咽着说。
我谢谢你啊乱看别人答卷很不礼貌的好吗!!!!


"那么最后一题,请用伊莱克棰丝体语阐述一下迫切的想加入兴欣的理由。"

这是什么鬼语言啦...
完蛋了我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啊...算了,反正已经完蛋了,随便写点什么吧...
蓝河趴在桌上,一幅灵魂出窍的样子,双手无意识的在键盘上乱敲了半天。

"好,时间到。啧,只有一个人答对啊,让哥来看看啊。"
"18号考生绝色。"

诶,啥?!我?!?!

"我是蓝溪阁的蓝河,我想加入兴欣工会的原因是我喜欢叶修,想和他能有更进一步的接触,每次见到他我的心就会像小鹿乱撞一样,我想当他的男朋友,和他相亲相爱到永远..."
叶修对着那一排和乱码没有什么区别的文字一本正经一字一顿的念着。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春我错了兴欣好可怕我要回蓝溪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那啥,感谢所有fo我,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大家。这么扭曲的脑洞大家还愿意看真是太委屈了...还有评论的妹子们,也非常感谢,我收到每一条评论时都很开心,但不逐一回复不是因为我高贵,只是...连着十条都是"哈哈哈哈哈""2333333""hhhhhhhh"原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OTL。然后,百粉点文。自带梗。蓝叶蓝不拆,别的...我会写的CP也就那么几个,反正看我平时打的TAG大概也猜得出来吧OTL。

[韩张/漠石]孤单的召唤师

慕谨汐:

【一大波欧欧喜正在靠近/不并不我写的是漠石吖】
【画风有点魔性,对,根本没有标题的冷酷感。慎】


孤单的召唤师


韩张only/漠石


 


石不转醒过来的时候耐久值还未恢复完全,身体的虚弱不是什么大事儿,最重要的是,他脑仁疼得要死,堪比坊间传闻的失忆。


这么一想,他便去自己的历史记录中搜寻了一番,发现这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真真落到了自己头上。


石不转失忆了——他的历史记录中只残存着几个还未删除的记忆碎片——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大事。


这样想着,他把自己仅存的操作记录翻来覆去地看,试图研究出一点儿头绪来:似乎……原本自己应当是一位牧师才对。


可现在,他微微抬起自己的双手望了望,完全看不到那儿有握着十字架的迹象;又翻了遍背包,依然找不到那武器的痕迹。


好吧,石不转抿了抿唇,决定接受这个有些荒谬的事实。


就在今天,就在他上线的时刻——


名叫石不转的牧师,变成了一个召唤师。


 


石不转查看了自己的技能条,一排空空如也的召唤师技能让他感觉到无比的遗憾。他已经35级了,却因为莫名其妙的系统bug清除了所有自己原本的技能而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就在别的召唤师都被各种各样可爱的雷精灵,火精灵,冰精灵,暗精灵包围着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可以讲那过去的故事的时候,石不转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千波湖旁,钓鱼。


可就连钓鱼都不得安生,尽管他已经尽量选择了地广怪稀的位置,却还是总在不经意间进入了小怪的仇恨值范围内。


望着那两个明显是比自己高等还急速冲过来的小怪,石不转不太保守地估算了一下自己死亡的概率。


嗯,可能性大约也就在99%,而已。


他迅速收好了渔具,恢复了耐久准备奔走。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石不转发现自己的肢体动作竟变得如此富有节奏和韵律,他躬身、弯腰、伸手、收竿、站直……每个动作清晰又标准,就像是在跳机械舞。


他的脑子转了转弯,明白了真相:大约是自己的操作者那台老式的台机又卡顿了吧。


 


被这CPU拖累,结局就变得如同株连九族那般凄惨。躲怪是不可能的了,石不转站直了身子立在原处。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宁折不弯。


就是死也要挺直了腰板。


召唤师的孤高。


……


他在心里默默这样想,闭上眼睛等待着千波湖里的家伙们在自己身上划出一道血线。


然而,就在小怪近身成功就要压过来之时,石不转听到一声召唤:按下F键可选用召唤技能。


他困惑地皱了皱眉,翻遍了脑海中的所有记忆也没寻出哪怕一丝一毫自己学过该项技能的片段。


可危急关头不容置喙,尽管还未调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石不转还是果决得选择了确认。


……好吧,果决中带着一点儿强迫症般地纠结。


万一又只是系统放出来的一只妖蛾子呢?


 


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


石不转在亲身实践中,看到了这一技能的巨大作用。


没错,作为一个印象中一点儿召唤师职业没碰过的石不转,在那一卡一顿停得非常有节奏的技能读条完毕之后,清晰地看见自己面前一道白光闪过,白光中蹦出来了一个小人儿。小人带着红色的头巾,身着红色的马褂,下边是红色的灯笼裤,脚上是红色的鞋,整一个陕北飘来的淳朴汉子,就差腰间再别一只安塞腰鼓。


整个造型是如此的糟心和喜感,让白月光般好看的石不转忍不住地垂了垂眼。


然而陕北汉子并没有他表面看起来的那么不中用,甚至可以说是,与石不转心中所想大相径庭。他两只拳头挥舞地虎虎生风,一套霸王连拳打下来,两只小怪的血条下了大半。


石不转被陕北汉子护在身后,从他的角度看去,恰可以瞧见对方红色的发带在风中飒飒飘扬,两段绫带舞得威风凛凛,竟让他身上的喜感气质变得莫名顺眼了些。


就在石不转这样想的时候,陕北召唤兽已经打完了怪回到了自己身边。召唤兽只有石不转一半的身高,他仰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瞧着自己,石不转也就静静看着他……顺便看了一眼他头顶上的属性条。


 


男,20级银武召唤兽。


才20级,难怪这么矮。


不过,这可真真是个宝贝。


石不转在心里称奇,尽管他还不清楚这只陕北汉子的来源,不过拥有这样一只大杀伤性的召唤兽,一定不是一件坏事儿。


这样想着,石不转再次催动召唤技能,要把汉子收回包里。


……没想到竟然被拒绝了。


“……”石不转锁眉望着不听话的召唤兽,准备开口以主人的名义说两句狠话。


“名字。”没想到傲居的召唤兽居然像个大爷似的抢先开口。


“嗯?”石不转微微眯着眼睛,有些琢磨不透。


“你还没给我取名字。”陕北汉子站得笔直,双手环胸,几分不满。


……


作为一只召唤兽,不仅对主人不依不附,不嬉笑讨好,还这般没有好脸色。


石不转适才才建立起对召唤兽的丁点儿好感就尽数消失了。


他自上而下把陕北汉子看了个遍,在心里想:站得这么直,偏要让你弯。


“大漠孤烟吧。”随后他对召唤兽这样说。


“好。”


两秒钟过去,石不转看见汉子的属性条上多了几个小字。


大漠孤烟吧,男,20级银武召唤兽。


“……把那个‘吧’字去掉。”


石不转突然明白,试图用诗文的方式嘲讽这只召唤兽,本身就是在对牛弹琴。


 


两天过去了。


在这两天时间里石不转依然坐在千波湖边独钓寒江雪。


而大漠孤烟就在被吸引了仇恨值的小怪出现的瞬息蹦出来一通拳法打得飞起。


“啪!”一只小怪被活生生摔进湖里,迸出的巨大水花溅了石不转一头一脸。


从头到脚湿了个遍的石不转站起身,肃容望向身后不远站着的大漠孤烟。


“我这是在救你。”大漠孤烟冷硬地申辩道。


石不转点点头,蓦地一挥手中钓竿,借着竿长的攻击范围把大漠孤烟也丢进了千波湖里。


“我这是帮你洗洗身上的血迹。”石不转对着在水里挣扎的大漠孤烟如此道。


然而大漠孤烟根本无心留意主人的报复,只还在水里扑腾。


石不转隐约觉察到些许不对劲,他歪了歪脑袋望着那水波中一荡一荡的红头巾,问:“你……不会水?”


回应他的是一串更为激烈的扑腾。


石不转放下鱼竿,跳进水里。


顺便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毕竟只是20级,不能对他要求太高。


 


被石不转捞上来的大漠孤烟坐在篝火边,盯着自家主人凶狠狠地看。


“你盯不出洞的,快放弃吧。”石不转一边摆弄篝火,一边淡淡回他。


大漠孤烟说:“我有一个问题。”


“问。”


“你为什么不给我升级?”


石不转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因为我不会。”


“你为什么不学?”


“因为我以前不是这个职业。”


“可是你现在是了。”


石不转的动作彻底停了下来:“嗯。”


他钓了两天的鱼,在这两天时间里,每分每秒都试图等待着错乱的系统恢复正常,把自己的职业变回去。


只是这两天时间里,他没能等到奇迹,只钓来了整筐整筐的鱼。


“我要升级。”大漠孤烟再次说。


“好。”


 


石不转终于认可了自己的召唤师身份,尽管——自始至终他所能召唤的,只有大漠孤烟一只而已。


百试不灵,他有点抑郁。


石不转坐在枯草垛上,看着谷堆旁围绕一圈的召唤师挨个挨个数着他们家的忠诚卫士,而后只能扭过头去百无聊赖地清点大漠孤烟有多少根头发。


大漠孤烟上翻眼皮儿看着在自个头顶研究的石不转,下定论:“你不高兴。”


“没有。”石不转继续在他头顶清点,心无旁骛。


“为什么?”


石不转停下了无聊的举动,拧眉思索:“为什么,我只能召唤一个你呢?”


大漠孤烟十分莫名其妙:“不够吗?”


“嗯?”


“一个我比他们加起来都要厉害。”


石不转想,果然他的脑子里只有战斗。


“召唤师应该能召唤出很多品级的召唤兽,这才符合道理。”


“可是他们召唤出来的都是一样的废物。”大漠孤烟冷哼,“但你召唤出来的却是我。”


石不转抬起头来,眼神有些微妙地看着面前的陕北汉子,嘴角微微地抬了抬。


 


40级的石不转带着被他升到35级的大漠孤烟满世界地转。


石不转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但凡落在大漠孤烟攻击范围内的小怪,不等他发出指令,自家的召唤兽就已然冲上去跟人血拼了。


大漠孤烟美其名曰:“我要去除所有危急你安全的可能性。”


石不转点点头,然而他知道,真正的原因,只是大漠孤烟好战而已。


然而大漠孤烟会再跟他强调一遍:“我是为了你的安全。”


石不转凝视着大漠孤烟的眼睛。35级的召唤兽已经快和他一样高了,骨子里却是和最初瞧见那个半人高的小不点如出一辙的纯净。


石不转笑了笑,没说话。他伸出手臂牵住了大漠孤烟还在流血的胳膊,仔仔细细帮他包扎干净。


他专心埋头伤口处理,自然没看见,站直了身子的大漠孤烟有些僵硬的表情,以及,有些升温的脸。


 


有别的召唤师发现了大漠孤烟的存在,携带着一堆60级的召唤兽来跟石不转做交易。


还没等石不转拒绝别人的要求,大漠孤烟就已经进入仇恨值飙升的状态,把对方准备交易的召唤兽一个不留地消灭干净,看得对方目瞪口呆。


“他们没有威胁我的安全。”石不转试图跟大漠孤烟讲道理。


“打都打了。”大漠孤烟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实际上他是在帮自己清除威胁,这样而已。


 


大漠孤烟一战成名,还被人封了“神兽”的名号,也算是召唤兽各中佼佼了。


跑来石不转附近围观这只神兽的人不在少数,不过介于这只神兽不定时发作的乱点仇恨,众人只敢远远围观,却不可亵玩。


可毕竟周边的人是多了起来,鱼也没有之前那么好钓了。石不转有些头疼,只好换了新的生活技能——他去学了缝纫,然后给大漠孤烟做了一套新衣裳。


玄色的布料上烫金线绣着大漠孤烟的名字,红色的虎头图案印在后背,看起来霎时威武。


大漠孤烟换上新衣服之后便迫不及待打了套拳给石不转看。


“帅吗?”末了他问。


夕阳的余晖下,满级的大漠孤烟逆光笔挺在石不转身前,侧脸刚毅的线条落在石不转眼底。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大漠孤烟比石不转还要高出些许来。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孩儿了。


石不转抬起衣袖帮他擦了擦脸颊上凝结出的小汗珠,随后点点头。


 


大漠孤烟被主人的这个动作搅得脑子里发蒙。


模模糊糊间只觉得眼底看见的尽是石不转那洁白的绢布衣衫和指间似有若无的香气。


他慢慢蹭下头去,贴近了对方的侧脸。


石不转亦没有移动分毫。


最终,他成功地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对方的前额上。


这是一个干净而又充满深情的吻。


两个人的身影在草地上被拉得老长。


 


在被大漠孤烟吻到的这个瞬间,石不转想——


或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孤单的召唤师。


可是他注定不孤独。


 


FIN


Freetalk


上班路上偶然开脑洞想出来的。


其实想法本身很萌,大概是个护妻狂魔韩文清(等等)的设定吧,所以就用了召唤师和召唤兽。


可能文力不足不能让人感觉到这种萌点,嘛,那就请自行脑补吧=w=


啊对了,补充一下我认为仅看颜色的话,这是故事的别名叫 红玫瑰与白月光(喂)


 

行子:

520日来一发可爱的叶蓝!(*´ω`*)

已经在交往中的两人互相吃小醋的条漫ww


(听说不标注名字就分不清谁是谁了是吗orz

回家 【叶蓝】

呜哇!!好快!!好甜!(๑´ڡ`๑)想看这个梗很久了!!

蓝桥绝色:

 @噗噜噜噗噜发咪发咪发 小伙伴点的【叶修的孩子在蓝河上班的幼儿园】这样的梗~还真是硬生生给我写成了甜文23333不过就是感觉OOC的厉害了_(:з」∠)_大家凑合着看哈~


============================================


  蓝河是这家幼儿园唯一的男老师,温和又不缺乏男子气概,不仅女老师和小女生们,连男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位小哥哥一般的老师。


  “叶鑫,说了多少次,不要抢别人的糖来吃!”蓝河拿过一个小男孩手里的糖果,还给了一边快要哭出来的小女孩。


  “我没有抢!是她比赛输给我了!”小男生有些委屈,撅着嘴倔强地跺了小脚,躲开了蓝河要摸他脑袋的手。


  哎呀,闹别扭了。


  叶鑫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认字认得最快,拼图也难不倒他,还会有各种鬼点子抢到别人的吃食。就是,比别的孩子都要黏蓝河。叶鑫的家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工作的,常常很晚才来接他,甚至有一次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暂时把他放在幼儿园,他会给照顾费的。


  挂了电话的蓝河想起每次来接孩子的那个男人,胡子渣拉,还有黑眼圈,衣服皱巴巴的,还喜欢乱说话——“蓝老师,小鑫这么黏你,不如跟我一起回家吧?”


  这样的环境,小孩子能好好生活吗?!蓝河默默地牵着叶鑫带到了自己家。第一次来老师家里,叶鑫格外兴奋,洗澡的时候在浴缸里乱蹦,甩了蓝河一身水,又笑嘻嘻地糊了蓝河一脸泡沫。无奈蓝河只好自己也脱掉衣服,和叶鑫一起洗了个澡。家里没有小孩子的衣服,蓝河只好拿自己一件短袖T恤给叶鑫,就像是穿了件连衣裙似的,滑稽得来又可爱的不得了。


  翻了翻冰箱,还有鸡蛋,打在碗里搅拌均匀,想起叶鑫喜欢芝麻油,又往碗里滴了几滴。削了几个马蹄和着肉剁碎了,准备蒸个肉饼,再炒个青菜就行了。蓝河在厨房忙活,闻到香味叶鑫丢下正在看的动画片,屁颠屁颠跑进厨房,揪着蓝河的裤子,踮着脚,想看看今天吃什么。瞧着叶鑫一副小馋猫样,蓝河笑着抱起他,侧着身子打开蒸笼的盖子,一阵带着香味的白雾散去之后,一块大大的马蹄肉饼躺在蒸锅里诱惑着人。


  “哇~~~~”叶鑫眼睛闪亮亮的,开心的不得了。蓝河放他下来,让他去饭桌那边等着。有的吃的叶鑫顿时乖了很多,蹭了下蓝河的脸就乖乖坐在了饭桌边。


  等蓝河摆好碗筷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蓝河看了看时间,皱着眉头想,谁会在饭点的时候来拜访啊?打开门一看,一个男人喘着气,拽了拽系住的领带,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叶修先生?”


  “啊,我是来接叶鑫的...抱歉啊蓝老师,给你添麻烦了,工作上出了麻烦事,不过我提前解决好了。”


  听到叶修的声音,叶鑫也蹦跶着出来。叶修蹲下身子张开手把叶鑫抱起来,朝蓝河点了点头。


  “叶修,我们要回家了吗?”


  “对呀,跟蓝老师说拜拜!”叶修抱着叶鑫,闻到了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淡淡的,跟眼前这个人的味道一样。


  “可是我还想在兰老师家玩一会儿...”


  “叶鑫,要喊爸爸呀,怎么可以喊名字呢?”蓝河捏了捏叶鑫的耳朵,“爸爸来接你,乖一点,回去吧,路上小心!”


  叶修和蓝河打了个招呼,抱着叶鑫下了楼。蓝河关上门,看着桌子上的菜愣了一会儿,打开门跑下了了楼。


  “叶修!”


  不远处抱着孩子的男人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蓝河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我已经做好晚饭了,要不,就留在这里吃个饭吧。”蓝河带着微笑,身上还穿着没来得及摘下来的围裙。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虽然没听懂叶修说什么,不过叶鑫看到叶修又往回走了,知道可以在蓝老师家里多玩一会儿了,于是乎就嚷着要蓝老师抱。从叶修手里接过叶鑫,叶修顺手敲了一下叶鑫的脑袋:“干嘛,有了蓝老师就嫌弃我了?”


  “叶修身上臭死了!蓝老师香香的!”


  “你个死小鬼!”


  “哈哈哈哈!”蓝河看着父子两的互动,忍不住笑出声,也开始对叶修这个人有了些改观。如果不是真的爱着孩子,不会那么着急的解决手头上的麻烦过来接孩子,也一定是顾虑到自己,才没有打电话来问地址,而是去了幼儿园问了地址吧!其实这个人,很温柔的。


  “呃.....”蓝河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不知所措。不就是洗个碗的功夫吗?怎么两个人都睡着了?


  沙发上,叶修仰着头睡着了,而叶鑫趴在叶修大腿上,靠着叶修的肚子,随着叶修的呼吸起伏着熟睡。没办法啦...蓝河抱起叶鑫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再回到客厅,看着叶修有些愣神——大概是太累了吧?工作结束就跑了过来呢。


  “叶先生?”蓝河推了推叶修。


  “嗯?”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叶修揉了揉太阳穴。“啊抱歉,我就这样睡着了。”


  “那个,您太累了吧,要不,不介意的话...”蓝河挠了挠头问叶修:“今晚就在我这睡吧?”


  “哦?”听到这句话,叶修整个人似乎都清醒了起来。


  看着叶修带着些玩味的眼神,蓝河带着点脸红解释:“叶鑫已经睡了,就别吵醒他了吧,反正,都是男的,将就一晚上也没事。”


  “行,麻烦了啊蓝老师。”叶修说完站了起来,倒是毫不客气——把外套往沙发上一丢,解开领带就往浴室走。“我先去洗个澡,不介意吧?”


  “哦哦不介意!那个!这边这里是沐浴露,洗发水在这里,然后剃须刀的话放在了这边!”蓝河像是想缓解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冒出的紧张感,在浴室里介绍了一番就关上了浴室门——我才没有看到他的肚子!


  “蓝老师不跟我们一起睡吗?”叶修洗完澡之后,蓝河带他来到睡房,让他睡在叶鑫旁边,自己却抱了一床被子就往外走。


  “我...我睡沙发就好...”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都是男的,将就一晚上没关系吗?”叶修笑了笑,支撑起身体一拉,把蓝河连人带被子一起扯上了床。


  小叶鑫因为这样动静不安地喃呢了一下,吓得本想挣扎的蓝河动都不敢动了。


  “小心吵醒叶鑫哦!”叶修还保持着抓住蓝河的手的姿势,侧躺在叶鑫另一边笑着。


  蓝河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在枕头里好半晌,才抬眼看看叶修,点点头。


  “那个...叶先生。”


  “嗯?”


  “为什么叶鑫要叫你叶修不叫爸爸啊?”刚问完蓝河就觉得自己多嘴了,说不定问了人家什么不该问的问题,那就真是太糟糕了。


  “啊?很简单啊,因为叶鑫不是我的儿子啊。”


  “哈?”


  那天晚上,蓝河知道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遇到了一对在孤儿院的兄妹的故事,而叶鑫,正是那对兄妹当时在孤儿院照顾过的小孩。


  “沐秋离世之后,我去了那间公司就职,现在沐橙也能独当一面了,沐秋也该安心了。而叶鑫,是我那次回孤儿院,被他认出来了,脑子一热就把他给领养了。”


  “原来是...这样啊。”


  “说起来,蓝老师啊...”


  “什么?”


  “叶鑫他还缺个...”叶修还没说完,却看到对面的人已经睡着了,头挨着叶鑫,画面温馨的不得了,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叶修悄悄地伸手,把两个人都揽在了怀里,满足地睡了。


  后来吧,原本幼儿园放学只有叶鑫一个人在等叶修,现在变成了两个人——


  “好了叶鑫,别闹别扭,不听话我打你屁股啊。”叶修抱着叶鑫走在回家路上,这小屁孩今天硬是要他抱,理都不理身边的蓝河,问清楚缘由之后叶修简直哭笑不得——这小家伙倒是学到了自己的心脏嘛?


  “叶鑫,身为男生要大度一点,别动不动就不理人啊。”蓝河走到叶修另一边,捏了捏还在嘟嘴的叶鑫。“乖,回家给你煮甜玉米好不好?”


  “好!”


  这小子!!!叶修看着怀里又折腾着要蓝河抱的小鬼,把他往地上一放:“自己走!”却还是牵起叶鑫一只手,蓝河则上前来牵起叶鑫另一只手。


  叶鑫走着走着,好像想起了什么,扯了扯叶修喊了声:“爸爸。”接着又看着蓝河,妈字的那个音还没发出来,又收了回去,低下头思索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妈,蓝河你看,我就说你是妈妈啊。”


  “叶修你闭嘴!”


  “妈妈!”


  “叶小鑫,回家没有甜玉米吃了!”


  “呜!!”

扩~~~

Se7en:

新增了微博宣传印调和天窗信息!我就不再占tag直接在这里改啦~\(≧▽≦)/,小伙伴们看见了就去做做印调好不好嘤嘤嘤,求不糊墙qwq

天窗见这里 ; 

微博印调见这里

---------------------------------------------------------------------------


抱歉我又来占tag了.

这是一个萌萌哒的剑客本!
萌萌哒的喻黄,萌萌哒的叶蓝,萌萌哒的卢刘!三对cp六个故事,每一篇我们都想给出我们眼中他们最好看的样子!他们的努力,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荣耀。
小伙伴儿们你们来看一眼好不咯~

Staff
主催:清长于野

文手:清长于野 @空山逢新雨
Kuma
 祁染  @原lo

插图:Gujn

校对:清长于野

宣传:清长于野
 祁染

没错,这就是四个基友凑一起想要给最喜欢的全职做点什么而诞生的本。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最后,这里想凑表脸的问句,有感兴趣的姑娘能给个G吗QAQQQQQQ

 最后的最后感谢小伙伴们能阅读到最后!这里扔上一篇喻黄的试阅希望大家能喜欢:试阅连接来一发

Natsume:

 @百虐不死小笔记 《蓝色花语》最终回

文戳→http://ondansetron.lofter.com/post/330d43_25f27de

就是想涂涂一向狂帅酷霸拽的老叶听到媳妇的话露出傻兮兮的呆萌表情_(:з」∠)_

江月何曾皱眉:

操!了!这!只!许!博!远!来!世!还!爱!大!叶!蓝!嫖你为什么要把眼神画得这么风骚啊骚啊骚!!!!!!!!!!

Natsume:

 @江月何曾皱眉 嫖点的站立式插入……

没头没尾H……【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