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d是倒过来的deer

[葉藍|abo]上邪 1

緗緋:

商人葉X花魁藍


因為是藍河生日,所以要開個坑(大霧


歷史架空


私設如山


有bug


ooc*3


PS標題跟內文無關,只是最近不停loop小曲兒的上邪而已


---------------------- 


這是君莫笑第一次遇見絕色。


絕色在台上的中央舞動着身軀,罕見的藍色長髮隨着他的轉動而飛舞,湖水藍的紗衣跟隨着絕色的舞蹈飄揚,白皙的手劃出一道令人迷戀的弧度,那纖細的腰肢比蛇更柔軟。


絕色的舞姿像是一抹柔和的藍色,但那雙朱唇卻比鮮血還紅。


君莫笑覺得,若有人說絕色是從天上下凡的仙女,他亦會相信。只是…那雙眼睛,失去焦距,全沒一點神采,亦不曾為任何一人而停留,像是一個製作精美的人偶,沒有一絲情感,只是一件死物。


但是,他很美。


美得讓人恨不得把整個世界都獻給他。


如果,能夠讓他那雙眼恢復神采,到底會有多美呢?


君莫笑不敢想像。


一曲終,絕色依然維持着收結的姿態享受眾多客人的掌聲,雙腿跪在地,腰向後形成優美的弧度,右手跟隨着腰的動作而向後方擺,頭往上仰。這個動作把絕色纖瘦而均勻的身材表露無遺,誘人的鎖骨若隱若現。


君莫笑彷彿聽到客人們吞嚥津液的聲音,還看到他們那像狼般看着獵物的視線投向台上的人兒。


或許自己亦沒資格看不起他們的狼性,因為君莫笑同樣對絕色移不開目光。


看着絕色緩緩站起,走下台,對着客人們微笑,他的笑傾國傾城,卻看得出並不真心。然後他從君莫笑旁邊走過,同樣對君莫笑微笑,身上傳來一陣清幽的茉莉花香,像河水般流過,不留痕跡,最後走進了一間包廂。


明明不是酒,但那陣茉莉花香卻令君莫笑醉了,眼睛跟隨着絕色的步伐,直到走進包廂,依然不移開,彷彿能夠把門看穿。


帶君莫笑來夜明閣的是迎風,因為君莫笑後天又要到外地經商,因此把他帶來聚舊,送行的同時讓他欣賞一下聞名於世的花魁。他用手肘撞向君莫笑的腰,才令君莫笑回過神來。


「喲,他很美,對吧?」


「嗯。」


「他可是夜明閣的花魁,是難得的雨露客啊!可是,聽說他不是甚麼客人也接的……」


「啊?」甚麼?雨露客?所以剛才的氣味是……


可是…雨露客竟然在這裡……這裡可不是普通地方,就不怕一些無賴的客人把他授印嗎?


正常在妓院裡工作的只會是地君,就是怕雨露客會被授印,於妓院,被授印了的雨露客可以說是比地君更無價值。


君莫笑起初以為絕色是賣藝不賣身的藝妓,但花魁……君莫笑並沒有歧視他的意思,只是絕色如此絕色,不應在此被糟蹋。還有他那雙眼睛,君莫笑似乎明白他的神采是怎樣被磨滅的。


迎風接下來所說的,君莫笑一句話也沒聽進,滿腦子都是那名叫絕色的人兒。他的舞姿,他的笑容,他的氣味,都令君莫笑十分陶醉。或許正是那陣清甜的茉莉花香的作用,君莫笑只想把絕色壓在身下,聽着他的嬌喘,享受他的甜美。


直到迎風不停喊君莫笑的名字,他才從幻想回到現實。


現實是,絕色並不屬於他,現在在絕色身上的亦不是他。


君莫笑苦笑,原來自己跟身邊那群調戲妓女的天君並無分別,同樣只會用下身思考。


君莫笑跟着迎風舉杯,一杯接着一杯,希望以酒來麻醉自己,甩着頭把絕色從腦海中驅走。


--------------------------


藍河生日快樂>3<

评论

热度(45)

  1. reed是倒过来的deer緗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