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d是倒过来的deer

【ALL蓝H】复星之冠(22)

触手蓝!

清新可爱食尸鬼:

是不是更得很突然呢,该生日的生日快乐!


之前的20话重新放在子博客了:http://www.lofter.com/blog/littleghost-alllan


触手蓝。




二十二、


 


 


喻文州跟黄少天隔着三米远,看他热情十足地跟其他队员打招呼,脑子里还是刚才周泽楷含糊的提醒:他,有点奇怪。


 


队员们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在平时高强度的训练中也不会把细微的异样表现得有多明显,如果不是近距离接触很难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喻文州想周泽楷指的奇怪,应该是从那晚上感觉到的。


蓝雨此时已进入紧张的防御漏洞红色警戒和备战期,队员们在固定训练后还要接着参加各战队战术的情景模拟讨论会。两人体力课程结束后浑身是汗地进了衣物室换衣服,黄少天刚推开门右脚踏上,一道紫色光闪过,他被六星光牢抓住了。


“我靠什么情况!”


蓝色的光剑被黄少天快速地抽出,随即发现这个牢狱只困住了行动却没有半点伤害值,唯一的理由是触发了比自己级别更高的队友的限制。他疑惑地向喻文州看去:“队长?我犯什么错误了?”


“这是对少天的保护。”喻文州示意让他放松些:“如果被红色警戒线过滤到有未加限制的敌对物质,天花板上的自动枪口会打开。少天,我现在需要你回忆这几天吃过或碰过的所有东西。”


“敌对物质?”他把关联性在脑子里串了一遍:“好那我就详细回忆这一周吧。”


黄少天立马收起剑来掰着指头数:“从上周一直到周四我们还在外地行军作战一顿三餐吃的都是皇粮,皇粮你是知道的密封真空包装天然绿色无污染,跟切糕似的密度特别大砸在地上摔个坑也没办法让人下毒吧。哦对了海边过夜的时候不是烤了鱼?大家都吃了我顺手还摘了点圣女果,酸甜可口,营养丰富。紧接着周五回来后我喝了公共冰箱里的牛奶……”


“等等。”


喻文州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但他的瞳仁立了起来,眼中竖着一道凛冽的细线,像草丛中的冷血动物一样机警。黄少天被他盯得发毛:“队长,我上次见你这样的时候,还是你一手打电话一手把小恶魔捻成末末呢。”


“那不是圣女果,”喻文州叹口气:“我已经看见它了,你别动。”


 


他伸出泛着紫红色气息的右手伸进了黄少天的腹腔里,魔化后的手臂能辨识同一元素的信息,但肯定也不是那么好受。黄少天一下弓起背来,从胃里传来阵阵作呕的感觉:“我要吐了我可以吐吗,我感觉像食堂大娘要从地上抠起一块口香糖。”


“是啊,粘得挺结实。”喻文州手腕一转,在他肚子里生生拽出一只黑蜘蛛,它比藏在圣女果里时长大了不少,尖锐的钢铁口器想咬住喻文州的手指,八条腿死命蹬着。


 


“靠啊这什么鬼东西!”黄少天大骇:“一直在我肚子里面吗,队长你再看看它有没有在我胃里下小崽!”


“它应该无法繁衍。”喻文州把巧克力罐子里的糖倒出来,扣住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东西:“至于有没有对身体机能产生危险或是慢性毒药,少天,你最好去医院查一下。”


黄少天捂着肚子有气无力地:“我觉得胃里住着一个爬虫家族,本来一家三口等着开饭,您把爸爸拿出来了,现在有母子俩在我肚子里嚎啕大哭鳏寡孤独……我还真得去一趟医院。”


“我是法海吗?”


 


摄念蛛。喻文州很清楚,对立阵营为了对抗剑客的‘清醒’而研究出来的新玩意儿,它会伪装成一种自我意识,绕过辨别技能,让宿主在无知的情况下为蜘蛛的主人做一些事,比如,把蓝河的位置发送出去,方便地下的叛乱矮人定位,再带着周泽楷走远,让他发觉出事却不及返回……但是喻文州不能让他的朋友兼队友陷入在这种无辜的罪恶感里,他敲了敲关着蜘蛛的玻璃罐,看那个人工生物吓得来回乱窜。


 


而装作去往医院的黄少天,也在没人的地方停了下来。他靠在春花开得万紫千红的树干上,手指深深地插进头发里自言自语:


“我都干了些什么……”


 


 


下午的队长碰头会上,韩文清刚结束了一段简短发言,他看了一圈在座的各人:“谁还有什么建议?”


“有个问题。”叶修关掉了会议室的电源,开启了静电干扰:“老韩哪,当年那个暗影的联络方式你有吗。”


被他没头没尾这么一说韩文清也有点糊涂:“哪个?”


“啊,是那个人吗。”肖时钦有印象:“他跟我同年进队列入黄金一代所以还记得。似乎后来又有一位派遣去跟他联络做配合,所以现在应该是两个暗影。”


唐昊插进前辈们的讨论:“五六年前的队友我不信任,在对立阵营卧底一旦超过两年没有响应召回,保险起见就不应该跟他们联手。”


卧底任务最长时限就是两年,之后处于随时召回的状态,有很多暗影不愿意放弃艰难中得到的资源,也可以申请继续任务。但在这过程中不少暗影因为各种原因反间或是残杀同胞,流失数量大也是他们成为潜在威胁的原因。


王杰希看了一下叶修,想这位也是心里有数,便说出了自己的情报:“那两个暗影每半年会给中央作战局的一台机器发送加密信息,几年来还没有断过,‘灾变’前两个小时他们给出过预警,虽然为时已晚但重要作用不能忽视。你如果想联络他们的话在那里应该可以。”


叶修拍了他一下:“谢了老王,那你们先忙着。我去一趟试试。”


“但你要经过冯主席的同意,暗影项目是他亲自批的,级别再高也无法干涉。”


“好说。”叶修摆摆手:“我对冯主席有特殊的沟通技巧。”


马上轮到其他人不放心了:“温柔点行不,请还给我们一个健康的主席,他老人家受到的吹吹打打还少吗。”


叶修为难:“真说不好,我对冯主席总是用力过度。我尽量吧。”


“……”


 


灰青色的天空正下着小雨,水滴渗透进蚯蚓的小窝,湿润它们干枯的躯体。


 


蓝河很渴,他已经一整天没吃一滴水一口饭,瞌睡也没打一个。他怕这一睡过去再醒来不知何年何月,怕错过任何一次逃生或救援的机会,也怕没有听到的话永远也听不到。他只有硬撑,跟时间对着干,在地球自转轴上像只仓鼠一样转着圈。


但对方不会任由他这么下去。在蓝河偷偷划下第二十个横线的时候,顶着叶修脸的人终于来了。他推开蓝河的房门不声不响地走近,面色不善,叹气也如一搓尘土:


“他们说你想出去走走。”


蓝河对假叶修扯着嘴角抱歉一笑:“嗯,太闷了。但是据说编外人员不能随意走动。”


“那你又为什么不吃饭?这里配给很难弄到就不要挑嘴了。”叶修倒上水,把杯子递给他:“我们会胜利的,你只要等待就可以了。”


“哦?会胜利?”蓝河手都没抬,他的头靠在墙上望着这个人:“现在到什么阶段了。”


“我们掌握了他们的新能源端点和几个突破口。”叶修的眼睛发亮,又跟他靠近了一点:“只要弄清楚一个密码,把端点嫁接到孕,嗯,我们这里启动中控就能解决了。”


“现有能源启动不了吗?”


“有点麻烦。普通的矿物要经过多层提炼才能使用,制作周期漫长,就算是到这个地方也要等好一阵子。”叶修把水杯塞到蓝河的嘴边:“所以你要有耐心,对自己好一点。”


 


他只好接过杯子,在假叶修直白的注视下不得已猛灌两口,温热的液体流进饥饿的胃里,绷紧的神经舒缓了。水滴浸润了他的唇色,一圈的淡红由暗转明,让他从阴郁和毫无生气的状态里跳脱出来。


叶修突然上前凑近,伸出舌尖舔掉了他嘴唇上的残存水露。


蓝河条件反射一样把他推开了,对方倒退两步,惊讶于他的突然排斥,但是蓝河已经蒙住了自己的脸低下头,一副冲动后的后悔模样:“对不起。”


叶修研究性地看着他:“哦,没事,你心情不好嘛。”


“不,对不起,我太不敬业了。”蓝河闭着眼睛说:“我原本以为我能忍更多时间。但是没门,我还不如学习革命先烈咬烂自己的舌头呢。”


他们在用爱情的盲目来侮辱自己,但是爱情让他头脑清醒。


 


蓝河睁开眼睛,把手里的水浇在两人中间划出一道清晰的界限:“你恶心死了。”


 


叶修有了失望的神情。


 


那毕竟是叶修的脸,那双失望的眉眼蓝河只在他做最坏打算的时候预想过,当它真的堂而皇之摆在面前时,居然像噩梦成真那样一瞬间让蓝河对自己的判断有所松动,随之到来的设想和感情在脑海里快速地计算闪现。然而这沉默地动摇之中,对方开口了:


“我能问一下,只是因为我演的不像吗?”


蓝河张了张嘴。他发觉自己对摊牌之后的走向一无所知。


 


 


秘书没拨内线电话,直接扫了视网膜推开办公室厚重的屋门,他皮鞋踩在地砖上产生的回音让冯宪君从公文上抬起头来:“怎么小李。”


李秘书说:“戒备队队长刚才通知,一级戒备目标通过荣耀之城的西北角传送向这边移动过来了。”


冯主席一口气都没捋顺赶紧把桌子上重要的东西全塞进抽屉里:“这家伙还嫌我不够忙吗!”


“您这说的,我又不是给您添乱来了。”


话音未落,从李秘书没关严的门缝中间挤进一只手来挡住闭锁,那人笑着走过来越过李秘书,特别熟悉地搬过冯主席对面的椅子坐下了。


“你好,主席。”叶修恭敬地问候。


“你来了。”


“我来了。我带着问候来了。”


他俩对着看了半天,冯主席说:“你走不行吗,你走吧。”


叶修说:“我脚腕粉碎性骨折,刚下狠心花了大价钱让张新杰给我治好就来找你,你却要赶我走。”


冯主席端起茶缸,不想看他的脸,就看着自己的顶级毛尖说话:“我也想不出什么比你接种恶龙因子还糟糕的事了,我已经帮你在议会那边讲清。如果是这个的话你就不用担心了,啊,走吧。”


叶修张开双翼,给他看了下从翅膀一直蔓延到手臂上的赤红翼龙鳞甲,他的两双手都变成了巨大的勾爪,碰到地面的时候留下了一道深刻刮痕。


“哎呀行行行快收起来收起来。”冯主席捏着脑门:“别让我看见!”


“这东西会蔓延。”叶修恢复了常态体征:“我的细胞强度远远比不上恶龙,我可能会因同化过度发狂死去。”


冯主席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说的真假。


“我需要‘星门’强化我的细胞。”叶修可怜地看着冯主席:“主席啊,你忍心看我这么吃尽苦头为国捐躯吗,我离开爹娘数十载你也是知道的,就是为了跟你在一起……”


冯主席打断他:“乱讲!”


“……就为了在你手下献出一份绵薄之力。”他改口:“你看我对你之前那任都不是真心的,只有你……”


冯主席看他也不像一时半会儿会死的样子,把茶缸一放:“你要什么就直接说吧。”


叶修笑了,他前倾身体,把胳膊放在办公桌上:“我要那两个暗影去保护蓝河。”


 


 


面前的假叶修似乎对这个COS任务的过早结束而非常失望,他问:“我想知道,是因为我演的不像吗?”


“外面那两个兵。”蓝河晃了一下头说道:“如果你告诉我这里是中部山脉,那它应该是雷霆战队的地盘,避难设施也该由他们负责建造保护,不可能穿着蓝雨的队服。”


假叶修恍然大悟:“我还以为这能带给你安全感。”


“它带来了漏洞。”


“记得我刚才说什么了吗,‘对自己好一点’。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个道理。比如,为了找到你牺牲了很多人。”叶修耸耸肩膀,他的脸开始成块地变形,像书页撕落书脊:“毕竟跨越一个地球半径到达蓝雨不是那么轻松,我们受到反噬又元气大伤,很难不找点捷径。”


“有一个很大的镇,在车辆到达不了的山麓腹地,集市穿山而建,我们打了这么多年居然一直没发现这个地方。后来偶然的机会,被一只迷路的食腐鸟看到了。你猜怎么着。”


蓝河攥紧了手。


叶修就像一本杂志的封面,蓝河翻了一页,而现在的内封是一张在袍子里若隐若现的陌生面孔,那家伙的阴森表情跟这个洞窟真是搭配极了,他贴着蓝河的鼻子说:“光是剥开他们的心脏就让很多人手腕脱臼了,但你这么不配合,真是太过任性。”


“你杀了他们。”蓝河干涩地说:“他们是平民,就算是战争,作为战士也不能这么做。”


“我们会取得更光荣的称号,”邪灵法师说:“是得胜者。”


“有一些天生弱小的人,他们要靠欺负别人才能发觉自己存在。你等着吧,总有人会反对你,不是所有人都丧心病狂。”


“好吧好吧。”法师掐住了一团空气,蓝河顿时觉得脖子上一紧半个字也讲不出口,他捂着脖子,摸到皮肤上有不自然陷下去的形状,一双看不见的手在钳制他。


“你看,张新杰给你下了咒语怎么挖你脑子都挖不出秘密来。我们只知道几个模糊的方向,现在要委屈你亲测一下是否有效,你就祈求不那么丧心病狂的人出现吧。”


 


蓝河呼吸受阻,他看见房间的石头墙壁开始蠕动,正变成无数劲条条的绿色枝桠,屋子如礼物盒那样被打开。他们正站在一座平台上,四周都是晃动的树干,果实,树枝,生机勃勃,茂盛地无法无天。


“这是我们的孕恶之树,我们的核心。”法师负责任地介绍说:“它吸收能量到顶峰后会在你们的荣耀之城扩散一个九级法术‘连锁反应’,不过我不打算说它有什么效果,你们应该有享受惊喜的权利。”


眼前的密密麻麻让蓝河犯了恐惧症,法师像外国鬼佬一样的说话习惯也让他难受,于是在一切对囚俘的刑罚发生之前,他腾出一只手来,坚定地给周围所有能看见的敌人比了一个中指。


 


法师飘远了,周围的枝条把蓝河环绕起来编织成温馨的鸟巢,隔绝了一切视线。蓝河咳嗽着,猜测这玩意儿的复生能力应该很强,不知要用多少重火力才能摧毁。正想着,一个嫩生的树枝伸到了他的面前。


明明是植物,却像人在思考般地‘注视’着他,蓝河一扭头,它也跟着移动了几厘米。


听声辩位吗,根据咳嗽声而对准了自己的嘴巴?蓝河闭口,小心翼翼地从裤兜里摸出那块红色的小石头扔到了平台上,落地撞击时发出一连串清晰的弹跳音。嫩枝果不其然向下“看”了一眼,又立即回归原位“盯”着蓝河,而脚边则迅速窜出来几条树茎卷起了石子,一摇枝干扔掉了。


靠啊,蓝河骂,这植物的AI也太高了。


枝条在逼近,似乎无限生长伸长,蓝河身后就是蠢蠢欲动的鸟巢壁退无可退,他不知哪儿来的胆子突然伸出手去抓住了嫩枝,用指甲一掐……把它掰下来了。


蓝河都很惊讶这玩意儿居然这么脆,壁垒的活动立刻停止,繁茂枝桠不再摆动生长,刚才叶子摩擦的沙沙声也全部消失了。


不是吧,蓝河想,打蛇打七寸就这样我战胜了敌人?我还挺牛逼?


 


他拿着手里跟柳条一样粗细的东西捅了捅鸟巢。





1、河河忍忍,不先受点欺负,怎么能揍回来。


2、看就给颗小红心嘛!!食尸鬼好寂寞的说!食尸鬼也要腐烂爱心的爱嘛!



评论

热度(374)